服務熱線:010-68538398您好!歡迎來到合璧興

合璧興,陶瓷藝術館
景德鎮陶瓷,龍泉青瓷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名家訪談
搜索:

訪浙江省龍泉青瓷行業協會會長徐定昌

發表時間:2013-03-22 11:20:14 來源:中國文化傳媒網
摘要:陶瓷界泰斗陳萬里曾說:“一部中國陶瓷史,半部在浙江;一部浙江陶瓷史,半部在龍泉。”
龍泉青瓷最早可以追溯到五代,在吸取發揚越窯、婺窯、甌窯的制瓷經驗的基礎上,在宋代達到頂峰,因“青如玉、明如鏡、聲如磬”的特點而蜚聲海內外。2009年,龍泉青瓷的燒制技藝入選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,是全球第一個也是唯一入選世界非遺的陶瓷類項目。如今,在眾多青瓷藝人的努力下,龍泉青瓷在歷經起伏后再次邁向復興。
陶瓷界泰斗陳萬里曾說:“一部中國陶瓷史,半部在浙江;一部浙江陶瓷史,半部在龍泉。”
    龍泉青瓷最早可以追溯到五代,在吸取發揚越窯、婺窯、甌窯的制瓷經驗的基礎上,在宋代達到頂峰,因“青如玉、明如鏡、聲如磬”的特點而蜚聲海內外。2009年,龍泉青瓷的燒制技藝入選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,是全球第一個也是唯一入選世界非遺的陶瓷類項目。如今,在眾多青瓷藝人的努力下,龍泉青瓷在歷經起伏后再次邁向復興。
    “藝術無國界,龍泉青瓷不只屬于龍泉,也是人類共同的瑰寶。”龍泉青瓷行業協會會長、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、中國工藝美術協會理事徐定昌日前在接受《美術文化周刊》專訪時表示,龍泉青瓷的復興剛剛起步,目標是做精、做細,做成品牌。
 
青瓷魅力在于極致美
 
    美術文化周刊:龍泉青瓷作為中國陶瓷史上的名窯,歷來受到收藏家的青睞,它的魅力何在?
    徐定昌:我們中國人追求的是一種極致美,龍泉青瓷具有典型的東方神韻,她干凈、清爽,含蓄、包容、耐看,沒有一點瑕疵,也有想象空間,讓人百看不厭,越看越有韻味,這種瓷器的魅力可想而知。很多外國朋友來我的工作室看青瓷,說“不想走,看不夠,因為太美了,想象不到是怎么做出來的”。好多收藏家晚上睡覺之前要看一看、摸一摸青瓷,說這樣才能睡得舒服,因為它有一種精神上的極致美。
    觀賞青瓷,一定要走過去,離近一些看,每件作品其實都是有故事的。我是用靈魂、用生命來創作的,每件東西里都有想法。機械化批量做的,就很呆、單一,因為它們沒有生命,沒有靈性。而每個青瓷藝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反映到作品上,各不相同,各有特色。青瓷都是有故事的,這就看你的水平,看你的道行,見識多的人,一看就會懂。在我自己,我力求把青瓷的神和靈喚出來,一氣呵成。
 
201303221029599804.jpg
 
201303221030131458.jpg
聽泉(陶藝) 徐定昌
 
做得精才能做得新
 
    美術文化周刊:現在的龍泉青瓷還是子承父業的傳承模式嗎?
    徐定昌:現在我們帶的徒弟很多,不僅僅是子承父業,只要有人能靜下心來做些東西,我們都愿意帶,也希望他們有所成就。我自己也有不少徒弟。當然,帶自己的兒子有一個好處,就是他可以在旁邊看著,他能靜下心來一直做,而有的徒弟跟了兩三年之后,他就覺得自己很有本事了,其實他還沒到火候。
    因為陶藝需要幾十年的功底打基礎,想要學出來很慢,不像其他行業學個一兩年就可以了。青瓷首先要看得懂,看不懂就沒法做,只有在能看懂的基礎上,才可能發揮自己的創新能力。每一個剛來的學員,必須要多看、多動手,每天都要干活,慢慢地摸索,不斷地解決問題,不斷地創新。
    美術文化周刊:中國的傳統工藝發展至今,都面臨著傳承與創新的問題,龍泉青窯是如何處理這一難題的?
    徐定昌:一說起創新,就會談到傳承,而且必須談到傳承,因為只有在傳承的基礎上才能創新。青瓷的創新也不能離開根,不能離開中國的傳統文化,離開了就會不倫不類,但是在創作、設計它的“型”這個方面,可以創新,要有新的理念。創新也講究分寸,青瓷本身很素雅、很寧靜,你如果把它做得很花哨、很浮躁,還是青瓷嗎?比畫畫,你畫不過景德鎮,干嘛要去比?我們要做干凈、簡單的東西,越簡單的越難做。
    現在必須要往做得快、做得好、做得精、做得細的路上走。而新和精實際上是連在一起的,你不創新也就做不精,必須在創新的基礎上做精,才會讓青瓷更有魅力。
 
年輕一代有希望
 
    美術文化周刊:有專家說,現在龍泉的年輕藝人有創新意識,但膽子太大了些,某些地方做得過了。
    徐定昌:有些做的是太花哨了,這個方向不對。現在國家提出要建設文化強國,這也是青瓷的發展機遇,因此,我們對未來的期望很大,也很有信心。通過這幾年龍泉青瓷寶劍節的舉辦,政府給予了大力支持,今后龍泉不僅在國內,而且在國際舞臺上也要爭得一席之地。龍泉青瓷是人類非遺,全世界只此一家。藝術無國界,龍泉青瓷不只屬于龍泉,也是人類共同的瑰寶。青瓷太美了,很多外國朋友為擁有一件青瓷而自豪,作為中國人,我們多么驕傲。
    我們要讓更多的人了解青瓷文化,我們自己也必須繼續努力,多交流,多學習一些好的經驗,激發靈感,多些創新。從古至今“長江后浪推前浪”,一代推一代,年輕一代更有希望。他們身上擔負著很大的責任,他們的基礎比我們這一輩好,而且現在的條件好了,他們可以去清華美院、中國美院深造,甚至到國外見識一下,尋找自己的創作方向。
    美術文化周刊:這些人回來后,會不會改變青瓷的本色?
    徐定昌:不會的。祖宗的東西不能丟!在這個基礎上再去看別人的,多走、多看、多做,他們才會知道:什么是祖宗的,什么是中國人的。在此基礎上創新,青瓷的天地就更廣闊了,他們的發展空間也會更廣闊。
 
大師評定亟待規范
 
    美術文化周刊:現在評定的不少工藝美術大師很年輕,因為他們太年輕了,藝術成就也沒有得到公認,所以,社會上對大師的評定程序頗多非議。對此,您怎么看?
    徐定昌:大師確實是需要磨練出來的,必須要有功底。工藝,首先是“工”,然后才是“藝”,如果你連“工”都沒有,就更談不上“藝”了。
評定工藝美術大師的標準,第一是看資歷,第二是看成就,第三是看作品,第四是看人品。簡單說,應該是德藝雙馨。經過層層篩選,才能被評定為國家級大師。從過去幾屆來看,國家級大師的評定還是比較公正的。當然,也不必諱言,在評國家級大師的時候,也會出現一些“走樣”。
    我覺得,政府、行業協會對國家級大師怎么考核,應有明確的思路和辦法。比如,設定幾個科目。拉坯的科目就要現場考拉坯,你拉不成坯還能稱大師?不然,我們工藝美術這個行業就搞亂了,亂了何談發展?好事難學,壞事卻學得快,如果大家都想著搞關系弄個“大師”,這種不規范的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,造成的后果無疑是最可怕的。
 
不能再走發展老路
 
    美術文化周刊:龍泉和韓國、日本的陶藝交流很頻繁,怎么看他們的作品?
徐定昌:日本、韓國也生產青瓷。我們到日本去,那邊的青瓷專家拿著我們的青瓷碎片,連連稱奇,說日本做不出這樣的東西,中國青瓷是他們的鼻祖。韓國的青瓷釉太薄,顯得飄,工藝不錯,單件看看還可以。他們都在學我們,還沒學到位,但都在不斷進步。
    美術文化周刊:青瓷的制作工藝很嚴苛,是否會限制它的發展規模?
徐定昌:龍泉青瓷的復興剛剛起步。這條路上,人家的缺點我們要避免,人家的優點我們要學,不能再走老路,要腳踏實地,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。做文化,做得大不一定好,應該要做精、做細,做成品牌。
我們分工不像景德鎮那么細,拉坯的只管拉坯,上釉的只管上釉,我們要求每件東西從頭到尾必須是自己做的。因為讓徒弟做,他有他的想法,不一定理解我的想法。所以,每一件東西都要親手做,每一道工序都要親手把關。有一點毛病,就是白做。
    而且,龍泉青瓷工藝和別的瓷器不一樣,它有特定款型和制作工藝,如掛釉、窯溫等方面很特別,很難控制,因此成功率極低。我們都特別珍惜自己的作品,做了一件得意之作不舍得賣掉,因為,再燒一件自己根本沒有把握。
陶瓷是土與火的藝術,可遇不可求。做壞了沒法彌補,也沒法再燒。知道的人會理解,不知道的人就想:不過是用泥巴做的呀。殊不知,讓泥巴變成青瓷,要花多少工序,要費多少心血。
    龍泉窯跟季節、天氣都有關系,氣候的變化對窯有一定的影響。據我的經驗,一年中燒窯最好的時間是秋季,最不好的是春天。
 

 

(責任編輯:續鴻明)

我要評論
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
注:網友評論只供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網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證實其描述

已有位對此新聞感興趣的網友發表了看法

Copyright (C) hebixingchina.com. 北京合璧興工藝品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電子郵件: 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86-10-68538398 18810367069 地址:北京西城區三里河一區5號院8號樓底商二層

京ICP備1202720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157號

回到頂部
银河国际棋牌娱乐